上万毛虫“攻城” 成都上演人虫大战(图)

发布日期:2021-11-24 09:0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华西都市报:7月26日起,成雅高速成都收费站旁的绿化区域里,出现数以万计的毛毛虫。这些虫子爬进附近居民家的地面、窗台、床上,令人苦不堪言。连续4天来,居民们用水淋、火烧、药喷,根本解决不了问题。这场“人虫大战”惊动双流县城乡园林局,工作人员准备喷洒三天农药灭虫。

  成群的毛毛虫在地上蠕动着,所到之处尸横遍地,短短5米多的小路,走起来却像在“扫雷”,一不小心虫子就会爬到脚上。

  7月26日到29日,成雅高速成都收费站旁7处坡面的绿化区域里,数以万计的毛毛虫钻出草丛,爬上道路,“攻入”居民家中。在市民张先生家,地面、窗台、床上都有毛毛虫的身影,“操起扫把扫、拿着水管冲,赶都赶不起走。”张先生皱起眉头说。一些居民还使用了火烧、喷药等办法,但都收效甚微。

  “满地都是虫,看到这些虫子,我浑身都不舒服!”说起与毛毛虫“相遇”的那一幕,董女士身上就起了鸡皮疙瘩。26日中午,董女士到屋外的菜地,想要摘一些豆角做午饭,没想到地里却爬满了黑色的毛虫,不断蠕动。

  在董女士的带领下,记者来到菜地。这是一个坡面绿化区域的边缘,种着几棵杨树,“虫子就是从坡上爬下来的。”董女士说。而在草坪里,草叶被啃出一个个小洞,有的叶子已经干枯发黄,不少毛毛虫趴在上面。在路边停留不到一分钟,一只毛毛虫就爬上了记者脚背,甩了好几下,它才扭曲着身体,“傲娇”地滚到路边。

  在成雅高速旁边一条乡间小路上,黑压压的毛虫正踩着“前辈”的尸体前进。记者观察发现,这些毛虫身长一至三厘米,黑色的身体上有三条黄色条纹。

  为了对付这些“入侵者”,附近的居民26日起就开始了“人虫大战”,但4天过去,这不仅没有削弱毛虫的战斗力,反而将居民们弄得精疲力尽。

  “我觉得这是一场硬仗!”居民张先生从墙角拿出两瓶强力杀虫剂,将上面爬着的两条毛虫逮下来,丢在地上,用力踩了一脚。

  张先生手里的杀虫剂是他两天前专程买回来的,将水和杀虫剂勾兑后,装在桶里往家门口和附近草坪上喷。“每天早上喷一遍,下午喷一遍,喷了四道都没得用!”张先生无奈地说,杀虫剂效果实在不佳,这一招都抛弃不用了。

  29日上午11点过,居民王先生与毛毛虫进行了一场“水战”。他找来一根3米多长的软管,一头接在自来水龙头上,另一头对着毛毛虫一阵乱冲。几十只毛毛虫被冲得老远,顺着水流到了屋后的排水沟里。

  “还是水冲,方便点。”王先生正准备歇口气,却瞟见地上又冒出一只只“新兵”,不到15分钟,被冲得干干净净的地面上再次被毛毛虫占领。“咋个整?咋个整嘛!”王先生再次操起水管,激动地说,“水都浪费完了,哪个给我交水费嘛!”

  在王家隔壁的张女士也正在“斗毛虫”,她拿着扫帚,将毛虫扫进撮箕。“好烦哦!”张女士皱着眉头狠狠甩了几下扫帚,一些粘在扫帚上不肯下来的毛虫被甩在地上,张女士赶紧将它们再次铲进撮箕。

  眼见扫进撮箕还不能解决问题,张女士正在读小学的儿子拿来半张报纸,用打火机点燃后扔进撮箕,火焰中毛毛虫很快就被烧得蜷在一起,一动不动,“用火烧最有用。”小男孩把这些虫子当成了玩具,用打火机到处追着虫子烧,大人们的烦恼在他看来并不算什么。不过小男孩的“火攻”并不能解决更多的毛毛虫。

  毛毛虫实在太多,附近一家修车铺的老板张先生用上了自己的“武器”—脚。他穿着拖鞋,看到地上蠕动的毛虫,抬起脚一踩,再用力一蹭,虫子马上被踩死了,墨绿色的污渍粘在鞋底。“太多了,根本踩不过来。”这个办法太耗费体力,张先生试了几次之后就放弃了,“脚底下踩了那么多虫子,好恶心嘛!”

  董女士说,发现毛毛虫后,她浑身都不舒服了,“总感觉有虫子在身上。”虫子从四面八方爬来,因为没有门槛,平时摆在房间一楼的餐桌也遭到了毛虫的“侵略”,四个桌脚下也布满了虫子被踩死后留下的痕迹,“不敢在家吃饭了。”董女士说,为了躲避毛毛虫,她用出了三十六计中的最后一计:走为上。

  “我已经连续3个晚上在网吧过夜了,不敢回家,太吓人了。”董女士说,但这一招并不是长远之计,“不可能天天住网吧噻,天天熬夜也遭不住。”

  恼人的虫子让附近居民苦不堪言。28日上午,成都市双流县城乡园林绿化管理局的工作人员巡查时,发现毛毛虫成片出没。“毛毛虫约在收费站附近10000平方米的范围内出没,我们准备喷洒三天的农药,如果不下雨,效果会很明显,能够有效控制毛虫的数量。”该局城市绿化科的相关负责人说。

  昨天上午11点半左右,五六个工作人员带着200多袋农药来到现场,他们将两种药水兑在一起,对毛虫肆虐的地区进行喷洒。药水刚洒下去一分钟不到,黑色的毛毛虫就开始“板命”。

  “这种虫子叫斜纹夜蛾,是一种害虫。”双流县园林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这种虫子在高温下容易繁殖,最近正好赶上繁殖期。

  据介绍,这片区域的绿化是去年5月份完工的,总面积约有30万平方米,主要以草坪、乔木为主,其中种植的四季杨最易招来这种害虫。而在去年夏季,四季杨还是“光杆杆”,所以没有毛虫来袭。

  随后,记者就此事咨询了华希昆虫博物馆馆长赵力。“斜纹夜蛾分布广泛,全国各省都有它的踪影。”赵力说,斜纹夜蛾是一类杂食性和暴食性害虫,特别对四季杨这种绿色植物“青睐有加”,杨树的气味对斜纹夜蛾有吸引力。在北方,农民专程在田里挂放杨树枝引诱斜纹夜蛾,再集中消灭。

  斜纹夜蛾是一类杂食性和暴食性害虫,危害300多种植物。斜纹夜蛾在长江流域各地多发,一年中7月到9月是它们的繁殖期。幼虫咬食叶片、花蕾、花及果实,当粮食不足时,幼虫可成群迁移至附近田块危害庄稼,故又有“行军虫”的俗称。

  斜纹夜蛾对糖醋酒等发酵物尤为敏感,可以利用成虫趋化性配糖醋(糖∶醋∶酒∶水=3∶4∶1∶2)加少量敌百虫,也可以用柳枝蘸洒加500倍敌百虫诱杀蛾子。

  赵力说,斜纹夜蛾喜欢高温,蛹在29-30℃发育最快,繁殖速度也可达到一年4至9代,因此很容易成群出现。“但这种虫并不会伤害人,所以市民不必害怕,可以用点灯诱蛾或糖醋诱杀的方式进行消灭。”